1. 查看首頁 > 《兌換傳奇戰記》

兌換傳奇戰記第1042章 EX寶具的對決

2019-10-11

    在無邊無際的沙漠之中,無數的精兵悍將顯現出來。

    他們是征服王的士兵,響應了征服王的號召,跨越了現世與冥界的隔閡,來到了王的身邊。

    這群升華為永恒的戰士不在乎現身的戰場位于何處,只要征服王再度高舉霸道之旗,不管身在何方,臣子們都會立刻趕到君主身邊。

    這是與王同在的榮耀,只要與王者并肩作戰,他們就會感受到血脈賁張的喜悅。

    “敵人是萬夫莫敵的英雄王,作為對手毫無怨言!男子漢們!向原初的英靈展現我們的霸道吧!”

    “喔喔喔!!!!”

    呼應征服王的咆哮,軍/隊高舉武器,發出如同雷鳴般震懾天地的吶喊。

    獨自一人面對著這浩如煙海的大軍,吉爾伽美什的臉上卻全無懼色。

    “放馬過來吧,霸軍之主。現在就讓你知道真正的王者之姿……”

    吉爾伽美什只是泰然自若、堂堂正正地屹立在原地,金黃色的站姿就如同一座孤傲的峻嶺。

    征服王帶著韋伯一起騎上了駿馬,高舉佩劍,發出沖鋒的號令,帶領著英靈軍隊,氣勢洶洶的沖向吉爾伽美什,風沙席卷,掀起一股黃褐色的沙子浪潮。

    一馬當先的征服王放聲長嘯,騎兵們也出吶喊應和他的聲音。

    在這陣響徹天際的沖殺聲中,韋伯同樣也拉著還殘留著稚氣的嗓子,盡可能一齊放聲大喊。

    滾滾黃沙席卷四周,千軍萬馬撼動大地,宛若勢不可擋。

    雖然已經知道征服王的王牌是Ex級寶具,但親自眼前驚心動魄的光景,就算是情感淡漠的言峰綺禮,也忍不住顫栗。

    不過,與之相反的是,屹立于言峰綺禮身前的吉爾伽美什卻絲毫不為所動。

    他注視著那壯闊的軍勢,一雙鮮紅色的雙眸中滿是愉悅之情。

    吉爾伽美什現在很高興,自從被召喚到這個時空之后,卻只是每日重復著這場名為戰爭的鬧劇,對此,他早已心生厭倦,而現在,他終于遇到了自己所認同的“對手”。

    來自征服王的挑戰,值得他認真對待。

    “夢存高遠,志在稱霸,本王贊許你們的志氣。但是戰士們,你們明白嗎,所謂夢,終有一天是要醒來的。”

    伴隨著平淡的話語,吉爾伽美什用手中的鑰匙之劍在虛空中打開藏寶庫,但他并沒有展開“王之財寶”,只取出一柄劍。

    “正因為如此,你的前路必然有本王的阻擋,征服王。”

    吉爾伽美什手中的武器雖然是劍,但與尋常的劍相比,它的長相實在是太過怪異了。

    這把劍有劍柄,也有劍鍔,長度與普通長劍相仿,可最關鍵的劍身部分卻和傳統意義上的刀劍相去甚遠。

    劍的劍身是一個三段相連的圓柱體,劍尖則是螺旋狀,沒有劍刃,所以一點都不鋒利,上面布滿了紅色的紋路。

    可以看到,這三段圓柱就像是轉輪一樣,在緩慢地交互旋轉,上面的紅色紋路在隱隱散發著紅光。

    天地乖離·開辟之星(/>
      ,簡稱乖離劍,是吉爾伽美什最為強大的武器,據說是世間所有刀劍的原型,擁有可以撕裂天地的強大威力。

    “來吧,該讓你知道無盡夢想的結局了,本王會親自向你展示世間的真理。”

    吉爾伽美什高高舉起手中的乖離劍,劍身上的三段圓柱體在逐漸的加快旋轉速度,一圈又一圈,噴涌而出的龐大魔力早已經超過了計算的范疇。

    目睹了這一切,征服王本能地感到危險的迫近,一眼就看出來了那把乖離劍的威脅非同小可,立即催動韁繩,加快馬匹的速度。

    “要來了。”征服王沉聲說道,他知道自己是趕不上了,吉爾伽美什即將要揮出那一劍。

    不過,征服王完全沒有退縮,將主動權就讓給吉爾伽美什無妨。

    但是,征服王只允許他放出一擊,不讓他采取后續動作,“王之軍勢”就會踏過那道金黃色的孤單身影。

    這樣一來,關鍵就在于如何撐過第一擊,吉爾伽美什以無窮無盡的寶具傲視群雄,想必那一定是他認為足以取勝的最終武器。

    那是對軍寶具嗎?還是對城寶具?或者說是狙擊型的對人寶物,對方打算擒賊先擒王,一舉射殺沖鋒在前的領軍者?

    不等征服王多加思考,颶風突然涌動,發出轟隆巨響,大量的魔力從吉爾伽美什的乖離劍之中迸發出來。

    “醒來吧,EA啊,與你相稱的舞臺已經準備好了!”

    吉爾伽美什蓄勢待發,在傲然宣告。

    “看好了!這就是天地乖離開辟之星(/>
    !”

    話音未落,吉爾伽美什就一劍揮下,根本不需要瞄準,也完全不需要瞄準任何人

    剎那間,無窮無盡的魔力從乖離劍正在噴涌而出,天空在嘶吼,大地在咆哮,這片天地的空間就這么被無情的撕裂了。

    隨著空間的破裂,可以看到,在驅馬疾馳征服王的面前,大地崩裂,出現了一個深不可測的黑暗深淵。

    “唔!?”

    征服王立時發覺到了腳下的危機,但胯/下的馬匹正在疾馳,勢頭實在太猛,就算是他,也無力制止。

    “唔!”眼見無法逃脫墜落無底深淵的命運,韋伯用力的捂住嘴巴,拼命忍住口中的哀號聲。

    雖然生死關頭近在眼前,但是,征服王可都不會因為這種程度的危機而退縮。

    “喝啊!”征服王用力的甩動手中的韁繩,胯/下的駿馬用它健壯的后腿用力一蹬,高高飛上半空中。

    這段跳躍與飛空簡直讓人血液凍結,當韋伯以為這一切都要結束之后,承載著他和征服王的駿馬已經重新踏上了斷崖對面的大地。

    千鈞一發的逃過一劫,但是,韋伯卻沒有時間可以喘口氣,因為后面那些英靈士兵的慘狀讓他臉色大變。

    跟在征服王后面的英靈士兵沒能及時的飛躍大地的裂縫,頓時如同雪崩一般,直直落入無底的黑暗深淵。

    而更后方的英靈士兵雖然及時懸崖勒馬,免于墜落的命運,但是這只不過是慘劇的開始而已。

    “小子,快抓緊!”征服王大喝一聲,抱著韋伯,緊緊抓住馬鬃。

    就在駿馬發覺危機,向安全范圍快速疾馳的同時,地面上的裂縫還在繼續擴大,將周圍的土地以及英靈士兵全都吞噬進去。

    而且,不只是大地而已,空間被撕裂,龜裂從地平線延伸到空無一物的半空中,扭曲空間,大量的空氣被吸走,狂風席卷,周圍的一切都被卷進虛無的盡頭。

    “這……這是……”看到這一幕,就算是征服王,也都驚訝得說不出話了。

    吉爾伽美什手中的乖離劍切開的不只是大地,而是包含了天空在內的整個世界。

    士兵、馬匹、沙塵、天空,凡是這片天地中的一切事物,都因為空間破裂,而都被卷入了通往虛無的漩渦之中,消失殆盡。

    可以看到,就在駿馬使盡全力站穩腳步,力抗真空氣壓的同時,這片無邊無際的沙漠地帶正在破裂、粉碎,如同即將流盡的砂石一般,流向虛無的深淵。在這一劍揮下之前,三千世界只不過是毫無意義的混沌。

    一劍揮下,無與倫比的力量破壞一切,森羅萬象全都分崩離析,這就是乖離劍能夠成為對界寶具的原因。

    一劍揮落之前,森羅萬象不過是毫無意義的一團混沌。

    一劍揮落之后,新的法則分出了天空、大地和海洋。

    開天辟地,就是對這個寶具最為真實的寫照。

    天空崩落、大地碎裂,就在一切逐漸歸于虛無的黑暗當中,唯有吉爾伽美什的乖離劍燦然生輝,閃爍著光芒,仿佛就像是第一顆照亮新世界的初始之星,為毀滅畫下一個閃亮的句點。

    征服王與韋伯都沒能看到一切,他們所在的固有結界本來就是依靠所有召喚而來的英靈魔力所維持的。

    而在這世界毀滅的災厄面前,征服王的那些英靈士兵根本沒有抵抗之力,轉眼間,近乎半數的英靈士兵便被狂風卷入無盡的虛空之中。

    所以,在這片世界完全消失之前,沒有了足夠的魔力供給,再加上乖離劍的強烈沖擊,在失去半數軍力的時候,固有結界就已經破裂了。

    之后,所有人都回到了現實世界。

    此刻,安睡在夢境之中的冬木市人民并不知道,在這短短的時間里,混沌開辟,天地分離,這只存在于神話之中的場景出現了。

    宛如從夢中醒來,征服王和韋伯乘坐的駿馬四肢著地,站在公路上。

    而在他們的前方,吉爾伽美什帶著傲然的微笑,昂然挺立。

    雙方的位置幾乎沒有任何的改變,這場戰斗好像重新回到了開始的時候。

    唯一變化的,就只有吉爾伽美什手中那柄仍在旋轉的乖離劍,以及已經消失的“王之軍勢”。

    目睹了乖離劍的神威,就算是言峰綺禮,也難以遏制內心的興奮。

    而目睹了吉爾伽美什一劍毀滅整個世界的場景,韋伯面色蒼白,渾身顫抖,抬頭看著自己的從者。

    “/>
    ……”

    此刻,征服王神情嚴肅的注視著吉爾伽美什,原本還以為可以撐過吉爾伽美什的一擊,但沒想到吉爾伽美什僅僅只是一擊,就摧毀了他引以為豪的“王之軍勢”。

    聽見韋伯那慌張的呼喚,征服王突然說道:“這么說來,有一件重要的事情還沒問你。”

    “誒?”韋伯一愣。

    “韋伯·維爾維特,你愿以臣下的身份為我所用嗎?”征服王看著韋伯的眼睛,認真的問道。

    聞言,韋伯渾身震顫,他知道,征服王問自己這個問題,是因為征服王認可了自己,這讓他的內心頓時受到了極大的觸動,以至于淚水如同決堤的洪水一般,滂沱直下。

    韋伯根本沒有絲毫的猶豫,因為答案早就已經準備好,征服王的認可就像是一件無價的瑰寶,深藏在他的內心深處。

    “只有您才是——”

    被征服王首次直呼姓名,韋伯不顧兩頰的淚水,挺起胸膛,毫不動搖地答道:“……您才是我的王。我發誓為您而用,為您而終。請您務必指引我前行,讓我看到與你相同的夢境。”

    “嗯,那好吧。”聽到韋伯的回答,征服王滿意的微微一笑,而這笑容對于臣下來說,正是無上的褒獎與報酬。

    然而,就在韋伯興奮地就快要飛上天的時候,他的身體真的浮上了半空中。

    “咦?”韋伯又愣了一下。

    在韋伯發愣的時候,征服王把他從駿馬的背上提起來,輕輕放在柏油路上。

    重新站在地面上,韋伯抬起頭,疑惑的看著征服王。

    “揭示夢想是為王的義務。而見證夢的終焉,并將它永傳后世,則是你為臣的任務。”

    征服王對著韋伯爽朗地笑了笑,然后,毅然絕然地對臣子下達了作為王的命令。

    “活下去,韋伯,見證這一切,然后活著向世人傳達,你的王的生存方式,和本王伊斯坎達爾疾馳的英姿。”

    聞言,韋伯怔住了,然后低下頭,再也沒有抬起來,讓人看不見他現在的表情。

    征服王將韋伯的這個動作當作了首肯。

    不需要任何言語,從現在開始,王者的身影將會永遠的引導臣子,而臣子也會永遠的忠于這段回憶。

    在一切誓言面前,就連離別都失去了它的意義。

    因為在征服王的麾下,王者與臣下的羈絆是超越時空、永恒不滅的。
公式规律一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