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查看首頁 > 《生肖神紀》

生肖神紀第69章 合并

2019-10-11

    不過從紅磚四號樓出來,幾個人都感覺出來周圍有了些變化,不是多了樓或者是設備,而是人多了很多。

    大多數是和他們差不多大的同齡人,氣質眼神什么的,估摸也都是和他們一樣的新人。還有些年紀大的……

    估摸四五十朝上的年紀,身上一股子和紅磚訓練營截然相反的書生氣。懷里也都揣著或多或少的書,更重要的是打眼一看就覺得人家是教書育人的材料。

    “這是變天了?”盧睿群嗅出一股子政治爭斗的復雜劇本。

    “會不會是孫勝利在一場藏于水下的派系爭斗中失敗……或者被當成棋子,連帶著把紅磚訓練營也輸給了別人?”

    “睿群,你爹要是早點讓你好好讀書。估計你小子就成才了,最不濟……去寫個小說也能賺大錢。”李慕斯說話一點不給盧睿群留情面。

    “你……”盧睿群剛想說什么,身邊就響起了一道聲音。

    “你高考多少?”

    孫延喜看向了盧睿群,讓盧睿群瞬間啞火。

    “延喜,放棄吧。你還是適合好好讀書,少說話!”盧睿群語重心長的拍拍孫延喜的肩膀,然后又重重拍了兩下。

    “扎心!”

    幾個人有說有笑,可能是因為開車回來的原因。白求安他們在路上耽誤了很久,許多紅磚同期的新人似乎都已經回來好幾天,適應了如今的現狀。

    “曹筱嬌!”李慕斯突然踮起腳,熱情的朝著一個方向招手。

    幾個人目光跟過去,發現是女生舍的那一波人,還有宋樹他們那個宿舍。

    自從宋樹和舍的章雨晴搞對象之后,兩個宿舍的人時常在一塊兒行動。聽李慕斯的小道消息說,兩個宿舍還有可能再湊出幾對出來。

    最后成為紅磚訓練營的情侶宿舍也說不定。

    “你們跑哪了?幾天不見人。”

    宋樹帶頭走過來,熱情的打著招呼。

    雖說三個宿舍在考核的時候有過摩擦,但也只是考核而已,誰都沒較真。這或許也是紅磚訓練營為數不多的好風氣之一,大家都受老兵們的影響大大咧咧慣了。

    當初考核,宋樹聯合著章雨晴他們宿舍聯合坑騙白求安他們的良心,再之后開大可是半點都沒有不好意思的。

    “這不是放松嘛……放松出點事。”李慕斯撓撓頭,倒是滿臉驕傲。

    宋樹突然湊近了白求安他們,神神秘秘的低聲說“你們……就是出事那一波?”

    “算是吧,碰上個大家伙。”李慕斯一臉得意“你們可是不知道,那家伙奔如閃電,劈若驚鴻,一刀砍下去直接塌了三棟房子!”

    “三棟啊……然后我……”

    本來還聽得津津有味的宋樹他們一聽見李慕斯的一個“然后我”就沒有興趣了。

    轉頭看向白求安。

    “你們沒事吧。”這次關切就明顯真誠多了,因為白求安的臉色并不太好。

    其實李慕斯他們也都看得出來,但白求安的性格……問了也是白問,肯定還是那句“沒事”,或是“真沒事”的氣人話。

    “啊,沒事。”白求安笑著擺擺手“大病沒有,小傷倒是多些……估計是失血多了點,回去泡杯紅棗枸杞水喝了就沒事了。”

    “你可別硬撐……”

    “真沒事。”白求安不愿意在這個話題上多聊,四周掃了眼“話說,咱們紅磚現在是個什么情況?”

    這點倒是成功的轉移了李慕斯他們的注意力。

    “這事,覺醒結束后咱們就要進行針對性訓練和授課。然后咱們紅磚人不多……主要是十二殿的師資力量可能有限,就兩個訓練營合在一起講課。”

    “選址就在咱們紅磚,新來的是叫虎爪訓練營,名字可比咱們紅磚霸氣多了。一群人帶著監督員教官,在操場南邊的空地臨時建了個活動板房。”

    “可氣氛不對啊,總感覺這群人敵意滿滿的。”盧睿群小聲說著。

    “那可不,誰從好好的宿舍搬到千里迢迢之外,然后還住著活動板房。你高興的起來?”

    “也是哦。”

    這話說的在理,跟戰友不戰友的沒啥關系。純粹是群十七八的孩子或賭氣或單純的不平衡。

    “我這兒還有個小道消息。”宋樹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竊喜的意思。

    “這選址紅磚的主要原因,其實是當初兩個訓練營的長老打了個賭。畢竟來回跑誰都不愿意,所以兩個人就說那個訓練營出來的好資質多,就在哪。”

    “雙a啊……”

    李慕斯一臉得意的接上話,然后一把摟過白求安看向眾人“說起來我倆還算是咱們紅磚的大功臣呢。有沒有什么獎勵?”

    “功臣自然是的,要不然……我把我家小腳送給求安?”后邊的章雨晴立刻懟了回來。

    曹筱嬌倒是不說話,經歷過那次考核。白求安對于這個姑娘算是有了更深的認識。

    話不多,夠直接,也夠狠。

    將兩個當事人都沒有動靜,章雨晴也沒了興致“真是兩個悶葫蘆。”

    “關鍵是現在。”宋樹把話題拉上正規。

    “可能是上面想的競爭機制,兩個訓練營比戰斗力,比學習,比成績。一月一次,哪個訓練營好,哪個就搬進宿舍住。”

    “這法子狠啊。”

    “跟之前咱們那個積分制差不多唄。”盧睿群想了想“對哦,他們還欠咱們神源沒給!”

    這一茬提起來,舍徹底來了精神。

    “孫勝利在哪?”李慕斯兩眼放光。

    “都沒在,估計是因為你們那個特殊事件,都被上邊一個男的帶走了。”

    “男的?是不是高高的,瘦瘦的,看起來很狠的那種。”

    “對對……你們也見過?”宋樹點點頭。

    “那tm是蛇王!”盧睿群臉上三分震驚。

    “蛇王?巳蛇殿殿主?!”宋樹也叫了起來。

    “是啊,我們還和蛇王敬過禮呢,握刀禮!并肩作戰!”盧睿群一臉得意。

    “說說唄,蛇王出手是什么樣?山崩地裂?還是一刀斬開天幕、空間亂流什么的。”

    “沒,就捅進去,拽出個神侍尸體……”
公式规律一波中特